标签: 垒球怎么扔才扔的远

暴徒暴行随时攞命 鸣枪示警合法合理

刚过去的周六、周日在九龙及新界发生的暴乱,警方共拘捕86人,年龄介乎12至52岁,涉嫌参与非法集结、袭警、藏有攻击性武器等,21名警员受伤,其中被暴徒以削尖铁枝刺伤右肩的警车车长仍然留医。警方批评暴徒的激进暴力行为走火入魔、穷凶极恶、足以致命,他们口中所谓的诉求只是美化暴力的藉口,不能合理化暴力行为。警方强调,荃湾警员被暴徒用削尖的铁枝围攻,向天鸣枪合法合理,表现英勇、克制。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力撑警员擎枪是为保护人身安全必须要做的事。\大公报记者 龚学鸣(文)摄影组突发组(图)

警方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播映片段,可见暴徒袭击市民、破坏店铺等。警务处助理处长(行动)麦展豪指出,暴徒声称“和平”,却不断升级暴力,以削尖铁枝、砖头、疑似、路牌、垒球棍等袭击警员,从天桥向地面警车投掷汽油弹,令警员、记者受伤,又袭击持不同意见市民,更破坏隧道收费亭等不相干设施。麦展豪说:“大量黑衣暴徒围殴一些市民,用喷漆喷向他们的面部、身体,这些行为难道就是他们口中义士的行为?暴徒声称他们追求的一些诉求,但事实上就是破坏及捣乱。”

警方表示,刚过去的周六、周日共拘捕86人,年龄最小是星期日在荃湾拘捕的12岁男童,涉嫌非法集结。警方两日合共发射了215枚催泪弹、74枚橡胶子弹、44发海绵弹、4发布袋弹及1发子弹。

就警员向天鸣枪事件,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解释,前晚在荃湾二陂坊数间商铺遭刑事毁坏,警方派人增援处理。警车在众安街受到暴徒袭击,警察落车后被暴徒追打,警车遭受破坏期间,车长被暴徒用削尖了的竹枝或铁枝插中肩膊,大量出血,仍然留医。

警车上的警员退至沙咀道时,有另外几名警察与暴徒对峙,逾百名暴徒用致命武器袭警。其后有六名警察先后拔出佩枪,其中一人向天鸣枪示警。警方解释,这批警员原本处理刑毁案件,当时只有圆盾、警棍、胡椒喷剂及手枪,强调当时做法合理。暴徒的数目远高于当时警察的人数,更用长竹或削尖的铁枝袭警。“这类型武器的杀伤力,远高于胡椒喷剂可以应付。如果继续不用任何方法,有机会令他们(警员)无命,所以他们当刻擎枪作一个警示。”

被问到开枪后,为何有警员踢向一名下跪的人,谢振中解释说,当时警员一手持警盾被击碎,另一手佩枪,生命受到严重威胁,此时一名男子突然走出来下跪,警员于是尝试用脚推开男子,移除前方的威胁。谢振中形容,当时的情况极为罕见和危急,警员用了身体的自然反应,没有任何恶意和情绪失控。他又证实,在迟于开枪的时间,有警员跌出佩枪,已即时拾回。

李家超在政府跨部门记者会上亦表示,当时警员遭受过百名暴徒围殴袭击,警员采取适当措施合理合法;而拔枪是警告,是勇于面对困难的表现。他强调,警方一向克制及使用非致命武器,若发生在外国会较香港严重,他希望媒体报道要持平,对执行职务警员要公道。

对于有谣言称是警察卧底袭击警车及扔燃烧弹,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强调,在周六及周日没有警务人员乔装者。

垒球运动竞赛规则110

1.权力与职责:裁判员是大会的代表,被指派主持一项比赛,而且授权执行规则

裁判员依其判定,有权对球员、队长、指导或教练,强制实施其规则之一部或全部,并依规则的规定处理。遇有规则未详之处,则由司球裁判决定之。

裁判员须知:a.裁判员不得兼任比赛双方之队职员。例如:球员、指导、教练、干事、纪录员或赞助者。b.裁判员必须确知比赛的日期、时间及地点,于规定时间提前20至30分钟到达比赛场地。并且准时开始比赛,于比赛结束即行离开。

c.男性裁判员必须穿着浅蓝色短袖或长袖衬衫、深蓝色长裤及帽子。女性裁判员必须穿着浅蓝色短袖或长袖衬衫、深蓝色裙裤,不必要戴帽子。但二者均需着深蓝色的袜子、皮带、球袋及外套。(快式)之司球裁判必须戴护喉面罩,女性裁判员必须加戴护身。

d.裁判员必须向队长、教练及记录员自我介绍。e.裁判员必须检查比赛球场的界线及设备,并清楚的将特殊规则向两队及其指导说明。f.任何裁判员在比赛结束之前,即继续比赛或停止比赛时发生违规事项,均有判决之权力。g.裁判员依本规则之规定,不得超越其规定的权限 围。h.裁判员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其他裁判员协商,但是最後之判定,仍属于当事的裁判员。i.裁判员依其职务而命名,判定好球、坏球者为司球裁判,判决垒上情形者为司垒裁判。

(1)跑垒员违规离垒,宣判跑垒员出局。(2)为停止比赛宣告暂停。(3)判犯规的球员、指导或教练驱逐离场。(4)宣判所有违规投球。

k.裁判员必须等待球员提出申诉是否符合规则,始可宣判击球员或跑垒员出局。

注:除非有球员提出申诉空过垒、提早离垒、错位击球或上一垒后图进二垒等,否则裁判员不得宣判球员出局。

m.规则十仅给予裁判员的指引而已,若是裁判员未能履行,也不得以此为抗议之依据。

a.位于捕手後方,对于比赛之正常进行负有全部之责任。b.宣判所有的好球及坏球。c.与司垒裁判协调合作,宣判击出之球为界内或界外;接球为合法或违规。在比赛中,当司垒裁判必须离开内野时,司球裁判得协助其任务。

(1)击球员是否触击或砍击。(2)击出之球是否触着击球员的身体或衣服。(3)飞球是内野飞球或外野飞球。

e.依据裁判员手册指示判决。f.判定夺权比赛。g.当指定单人裁判时,应负起所有的职责。

a.依据裁判手册立于最适宜之位置。b.司垒裁判为了执行比赛规则应以各种方式尽力协助司球裁判。

若只有一位裁判员执法其职责与权限扩大至所有条文,他可以立于球场中最适宜之位置完成其任务。

任何在场裁判员之任何判决,将不接受提出申诉,如击出之球是界内或界外;跑垒员是安全上垒或出局;投出之球是好球或坏球;或任何比赛中之判断正确与否,任何裁判员除非深知有违反某一规条,否则不得提出任何决定,任一队之教练或队长,则可基于规则条款提出不同之决定,若对此一决定有所异议,则裁判员在裁决之前,得与其他裁判员商量。但除两队教练或队长外,任何其他球员或人员,对于任何判决或与规则不符的判决均无权提出抗议。除非被请求说明,任何裁判员均不得企求伙伴改判,亦不得批评或干涉其职责。

a.司球裁判为了指示开始比赛或恢复比赛,则宣告开始比赛(PLAY BALL),同时指示投手投球。b.司球裁判指示好球时举右手,以明确的判决声宣告好球(STRIKE),以手指表明好球数,同时报告出好球数。c.司球裁判指示坏球时,不使用手势只宣告坏球(BALL),随即报出坏球数。

d.指示好球与坏球之总数时,应先宣告坏球数。e.指示界外球时,裁判员宣告界外球(FOUL BALL),并由内野区向球行的方向,以手臂平直举表示之。f.指示界内球时,裁判员向内野区中央伸臂表示之。g.指示击球员或跑垒员出局时,裁判员宣告出局(OUT),同时将右手握拳上举过右肩。h.指示球员安全进垒时,裁判员宣告安全进垒(SAFE),同时掌心向下,双臂于体前斜下举。i.指示比赛暂停时,裁判员宣告暂停(TIME),同时双臂上举,其他裁判员亦即以同样动作表示之。

j.指示滞死球时,裁判员左臂侧平举表示之。k.指示接空球(TRAPPED BALL)时,裁判员掌心向下,双臂于体前斜下举表示之。l.指示球场规则二垒安打时,裁判员右手上举过头并伸并二指以表示进二个垒。m.指示全垒打时,裁判员右手握拳,于头上作顺时钟方向旋转。n.指示内野飞球时,裁判员宣告,若为界内,则为内野飞球,击球员出局(INFIELD FLY,IF FAIR,THE BATTER IS OUT) 。同时右手握拳上举过头。

o.指示投球无效时,裁判员举起单手,掌心向投手。若裁判已举手示意,投手仍将球投出,则告投球无效(NO PITCH) 。

a.裁判员可视情况,认为必要时可以暂停比赛。b.司球裁判欲清除本垒板或履行与比赛无直接关系的其他事务,而离开其位置时,此时可以暂停比赛。c.裁判员认为击球员或投手有正当理由,而离开其位置时,此时可以暂停比赛。

d.投手已开始投球动作,裁判员不得宣告暂停。e.任何比赛进行中,裁判员不得宣告暂停。f.球员受伤时,必须待继续进行中之动作告一段落,或跑垒员已到达获得之垒上时,始得宣告暂停。g.任何球队在比赛进行中,动作尚未告一段落之前,裁判员不得接受球员、指导或教练之要求,而暂停比赛。h.(慢式)裁判员认为比赛已显然的告一段落,必须宣告暂停

a.球员、教练或指导均不得对职员、观众或对方球员发生有损运动员风度之行为。b.每队不得有两名以上的垒指导员于各指导区内,并使用语言或手势,协助正在攻击中之队友,惟限一名在一垒、一名在叁垒的指导区内。

c.在处罚犯规之球员时,即令犯规者立刻离场。在其第一次犯规时得警告教练或指导,但是第二次再犯时,则应判驱逐离场。犯规者在结束比赛之前,必须直接进入更衣室或杂开球场,不履行者,以夺权比赛论。